集美大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3358|回复: 1

集美大学陈延奎图书馆里的美丽女生

[复制链接]
我有鸭梨哦 发表于 2014-6-16 14:26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我有鸭梨哦 于 2014-6-16 14:27 编辑

呵呵,我在集美大学论坛留下这一段文字,也算是为将来留一个美好的回忆吧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今天在陈延奎图书馆见到一个女生,感觉很美,不仅仅是漂亮,其实并不过分漂亮,是美,美的让我感动。

    有的朋友看到这里可能就开始在脑海里勾勒那个女生的形象,而且十有八九会把她想象成某个女明星的模样,呵呵,那就差之远矣。

    女孩子并没有那种倾国倾城的天人之姿,只有邻家女孩那动人的青果般的真实。

    女生身材小巧纤瘦,却很大气,走起路来步子很大,有股子龙行虎步的味道,大大咧咧,清清爽爽,旁若无人,潇洒异常。

    女生穿着简单,上身一件白色T恤,穿在她身上宽松敞亮,洁净利索。T恤上面印着zero四个字母,我以为是衣服品牌,到百度搜了下,却是几款游戏的介绍,其中一款叫做“战女神zero”,对照于她,我觉得女神并不贴切,精灵才更合适。
(若真是衣服品牌,我不识,惹人一笑而已)
    女生下身是一条已经洗的有些发白的牛仔筒裤,我想也就在阴凉的图书馆里穿才合适吧,否则出去就是毒辣的太阳,没有了空调释放的冷空气,穿条牛仔裤,捂痱子是再适合不过。裤脚恰到好处的搭在脚踝处,刚露出鞋口的白色短袜,装在一双半旧的白色运动鞋里。运动鞋很顽皮,不时的翘起、扭一扭,对着我点下头,老实了,一刻钟后必定再来一遍,翘起、扭一扭,对着我点下头。如此循环,往复不已。

    女孩子皮肤不算白,却也不黑,健康的麦色,把那周围的空气也渲染出太阳的香甜。一把不长不短的马尾束在头顶,刘海微长,长却不乱,服帖又散漫,一丝丝一簇簇在额前散落着,每丝头发都能找到自己应该在的位置。头发黑色的底子里透出微黄,尤其发梢黄色尤浓,估计是营养供不上去之缘故,反而增添了女生的俏皮。不像那些特意漂染出来黄头发,黄的耀眼,看的闹心。

    女孩子人缘颇好,时不时有人经过就与其打个招呼或者缠聊两句,聊天的时候女孩子喜欢笑,笑起来总露出尖尖的虎牙,撒娇般呶呶小鼻子,如清泉溅青石一般清脆,每呶一下,我耳畔便是叮咚一响,看她一眼,便把我读书的疲倦驱赶。

    女孩子看书极认真,左手支住椅子,上身靠在桌子上,右臂斜靠着,右手里一支笔,写写画画,时而眉头轻颦,时而两腮微鼓,时而摇头晃脑,时而停笔翻书、扶眼镜——左手定是支在下面不拿上来的。

    不知道李易安填词、谢道蕴读书时有没有这俏皮的散漫。

    走在厦门的街道上,夏天里满大街飞舞的超短裙和小T恤,无论美不美,一律露大腿;不管洋不洋,一律头发黄。看起来很美,看久了却厌,女孩子的中性打扮就犹如图书馆里的冷气,怎么看怎么舒服。

    写到这里,可能很多同学都会鄙视我是个无耻的偷窥狂,呵呵,请原谅我,我没有偷窥,我也只是在阅览读书的空隙里打量一下女孩子,才形成了以上的印象和文字。看见美的人或者事物,我总喜欢用笔记录下来,看女孩子的时候我脑子里没有龌龊杂乱的思想,只有发现美的欣喜。

    其实写完我又有些踟蹰,到底要不要贴到网上,我心皎皎,却恐流言飞灰。贴,心有惴惴焉;不贴,又堵塞难忍。

    思虑半晌,贴了!反正我没有歪思邪念,仰无愧于天,俯无愧于地,外无惧于鬼神,内无羞于心田,就算你咬定了我心术不正,找不到我,你又奈我何?不过笑我“阅尽繁华”四字而已。




    昨天周日,轮机学院搬宿舍,一天不得闲,故不得到图书馆读书学习。倒腾了一天,乏,晚上又看了部电影,今日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九点多。

    我一向不舍得对自己苛刻,自从停课,每天都是睡到自然醒。平日里阳光灿烂,窗户明亮,总是被聒噪的太阳吵醒。今天阴雨,若不是清晨的那两声闷雷,还不一定睡到什么时候。

    到图书馆已经是九点四十分,或许是下雨的缘故,人特别少,少到我的女主角也没有来。

    其实我们本不相识,之前我也只是欣赏那女生的清新自然,完全没有必要对她牵肠挂肚。不过这事儿就坏在我的帖子上,前天把帖子发在学村,我自己又看了一遍,看一遍觉得不过瘾,又看了一遍,这么几遍看下来,越发觉得那女生可爱,我竟落进了自己编织的网兜里。

    既然女主角没有来,无论坐到哪里,也就没什么区别。我随意找个位子坐下,把包里的吃食从包里挪到肚子里,两个茶叶蛋下肚,我心里踏实不少,觉得上苍待我不薄。

    到水房打水时我脑间灵光一闪:她会不会坐在别的地方了啊!

    我拎着茶杯开始游荡,果然!上苍待我不但不薄,而且有点厚。

    我拿一本书过去,和她隔了两张桌子坐下。

    女生今天上身穿一件底色为深紫的T恤,正面印着一群暗绿色的小人儿剪影,小人儿下面是一排字母:YISSHION。洒脱还是一如白T恤一般洒脱,深色的布料,被洗出了熨帖的质感。裤子也配合T恤的色调,深灰色的休闲裤,无论大小款式,色彩品味,都跟她完美的契合着。

    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背题,心里默数着,每隔四五十秒必抬头看她一眼,完了,我不会喜欢上这小妞了吧?

    夜路走多了有鬼,看人看多了出事,当我正默数着下一个五十秒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眼前一片明亮,我赶紧抬头,晕了,那女生可能发现了我一直在看她,正在满目疑问的看我。

    我这人反应比较迟钝,偷看人家被当场抓住我竟然忘记了躲闪,两个人至少对视了五秒,那女生终于不耐烦,垂下头去。

    我脸上猛一阵火烧火燎,得,这下丢人了,被人当色狼偷窥狂了。

    好在女生接下来并没有再如此考验我的心脏负荷,要么跟同桌的女生笑聊几句,要么往椅子上一靠,拿支笔在那儿写写画画,任我目光如炬热情似火,她泰然自若,宠辱不惊。

    女孩子发现有男生偷看自己,一般情况下会有两种反应:
一、        如果那男生是“东邻有子,窥我三年”宋玉般风流俊美的人物,女生必定眼波含秋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眼瞅着俩人要演一段佳话给大家看;
二、        如果那男生长的跟《巴黎圣母院》中男主角加西莫多般绝代丑华,那么女生就不会给男生好脸色看,必定是白眼似冰雹,俏脸罩寒霜,让你错以为这图书馆那么冷,全是那女生眼神儿里的寒霜所致。

    但是这女生的反应却不在上述二例,真不带她这样玩的,说她反感我吧,她又跟同桌的女生说说笑笑不停,我总觉得是做给我看的。我祈祷真的如我所想那么美好,但她就是再不往我这里扫一眼。

    我想可能是由于我形象的缘故:一件白T恤,一件大裤衩,一双拖鞋踢踢趿趿,整个人看起来松松垮垮。没有宋玉的丰神俊逸,不如加西莫多惊世骇俗。如果非要在我身上找出哪里比较靓仔的话,我的眼镜有时候还能反射出个亮点。

    可能她心里在骂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但是身为一只积极向上的癞蛤蟆,务必要有自己的追求自己的梦想。再说了,癞天鹅想吃我这蛤蟆肉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!

    女生喜欢拿手在同伴的头上一推,然后抬起头嚣张的对着空调的排气口大笑,向我炫耀她的小白牙。她笑的时候右嘴角会不由自主的上翘,画出一个生动的弧度,满是讥诮。

    不知道对谁讥诮,也不知道她何时养成的这动人的习惯,反正在我眼里,很美。

    正当我忐忑不安,心猿意马,一不小心却看见她拿着手机在讲电话,细语轻声,盈盈含笑。

    我心里一灰,继而一冷,心想人家肯定是有男朋友了。其实那么可爱的女生,有男朋友不是奇事,没有男朋友才是奇迹。

    就在我肝肠寸断用针缝之际,我忽然想起来前天跟她说话的那个男生,如果是他,那么好白菜确实都被猪拱了,我不说他丑,我只说他远不如我水灵。

    其实我大可以拿出手机把她拍下来贴到这里,但是做人要厚道,人家真要是名花有主,我这破坏他人感情的罪过可是不小。做第三者是不道德的,我要努力成为第二者。

    心里冷了,就骂那里的冷气开的太足,我十个脚趾头冻得冰凉,拿起书本走人。

    临走之前,我忍不住再看她一眼,只见她将刘海往耳后习惯性的一拨,露出光洁的前额,打理的干干净净,寸痘不生,青春纯净,只等待与我有染。





    那天,我又看见了这个美丽的女生,不在陈延奎图书馆,而是在总部大门口、嘉庚先生朝气蓬勃的黑雕塑前。

    教学秘书处排的课程表充分体现了以累人为本的革命纲领,身在轮机学院,每周却只有一、五下午两堂课是在本院,其他全排在总部综A楼。我不怕跑,甚至还有些窃喜--离图书馆近。离图书馆近也就是离那女生近,我实在不知道除了在图书馆能看见那女生还能在哪儿,现在我知道了,还可以在嘉庚先生面前。

    我进大门有个习惯,即抬脚从大门外跨入大门内之前,必先看一眼嘉庚先生的塑像,表达表达我对他的尊敬。当时我正在表达对嘉庚先生的尊敬呢,一群、确切的说是一大群同学从嘉庚先生雕塑前走过。我这人爱热闹,看见人多且杂,心里就没来由的欣喜,尤其美丽动人的女生多,更让我心情舒畅(此处万不可引申为轮机人好色,让黑格尔、培根来说,我这也是博爱)。说时迟那时快,一辆自行车冲到我身前五米处,快的跟黑马似的。我抬头,看骑手,一看,呆了,是那个女生!虽然我近视眼,可是我戴了眼镜;虽然她从我面前穿过仅需要两三秒,可是对于戴了眼镜的我来说,认清她,足够!

    据我目测,她身高没变,胖瘦没变,发型没变,表情没变,衣服变了--当然得变了,就这么热的天,不换洗衣服那可够邋遢的了。也难怪刚才她给我一种黑马的感觉,我喜欢她那健康的肤色。肤色黑,不影响美,张兆和也黑,照样把沈从文迷的七荤八素。那时候搞新文化运动,二十来岁的沈从文被中国公学破格录取为教授,头天上课,他就被底下坐在第一排的张三姐吸引住了。那个时候五四青年多牛逼啊,越激进越进步,越惊世骇俗越驳反封建,师生恋算什么?于是肾上腺素的亢奋刺激了他荷尔蒙的分泌,荷尔蒙的分泌刺激了他写情书的灵感。

    沈老文章写的美,长的却不美,情书一封封的送到三姐儿手里,可把这黑珍珠气坏了,又羞又恼,她把攒了一个学期的情书交到校长胡适那里告状,告沈从文为师不尊。胡适是个老好人,又是文化运动的旗帜性人物,碰见这反封建的绝妙案例,当然是支持沈从文了。于是,在胡夫人的劝说劝导劝解劝慰下,张兆和由张三姐儿变成沈夫人。沈老对张兆和先生的爱,就犹如我对人民币的爱,《边城》里的小翠的外貌原型即为张兆和。

    晕 ,又跑题了,张兆和虽美,却不在陈延奎图书馆啊。

    放假回家本就无聊,幸亏有奥运会可以看,不至于每时每刻的思念这女生,思念太累我就抽空看奥运,结果“抽空”将所有的赛事看了一遍。。

    8月25号,没奥运看了,闲的无聊,我跟我妈说想去献血献爱心玩,我妈不同意,说献爱心也不带我献的这么频繁的,对身体不好。我只说了一句:四川人民需要我。我妈说去献吧去献吧,看见针头就晕,真不知道你是献血还是现眼。

    我很欣慰有个深明大义的妈妈,从抽屉里翻出献血证,直奔广场献血车。

    那个医生翻开我的献血证,看了又看,问我:你什么时候办的这证?我说五年前,高中老师逼着要我们献爱心。他又问:你最后一次献血是什么时候?我说也是五年前,长这么大就献了一次血。医生说这个证不能用了,被茶水泡过吧,人名都看不清了,再重新办张吧。

    从献血车下来我就没停的晕,之所以这次我没晕针,是因为我全程都闭着眼睛抽.虽然晕,但是我内心里高兴,为了四川灾民,为了我的爱心,为了献血得的那把爱心伞,也为了我综合测评的那十分加分,不知道这学期我的奖学金。。。

    献血那天晚上,中央台回顾奥运瞬间,我看见了痛失金牌的艾蒙斯,他美丽的老婆和他拥抱接吻;看见杨威开着人家送他的那辆车载着杨云,脸笑的跟老太太似的;看见澳大利亚的那洋妞竟然当着亿万观众的面拥抱姚明;看见孙悦的女友竟然那么漂亮,竟然还是个模特。唉,看他们鸳鸯作对粉蝶成双,我对陈延奎图书馆里美丽女生的思念象灰指甲一样传染蔓延。

    综合测评时,我把献血证交上去,过了半天,辅导员叫我去,说这个献血证不能加分。我愣了,问为什么?辅导员说因为不是厦门的献血证。我问难道说这爱心还分户口省份?辅导员说没办法这是规定。
    结果我以距最后一名三等奖学金获得者21分的微弱差距憾失一个三等奖名额。

    这一个月以来,每星期总有那么七天,我无助、孤独、落魄、沮丧,每当这个时候,我总会想起她--陈延奎图书馆里的美丽女生,想起她,就给我快乐的力量,这个时候也是一样。从辅导员办公室出来,我泪眼婆娑,气聚丹田仰天长啸:“ TMD狗屁奖学金,还是美女价最真。从此,老子只羡鸳鸯不献血!”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原文作者   阅尽繁华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Mr白 发表于 2014-6-16 15:28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共 4704字        已阅!!!!!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集美|风景照片|人才招聘|二手物品|校园贴吧|表白频道|禁言帐号|手机访问|闽ICP备10010888号|联系站长

Copyright 1918-2018 集美大学论坛 - 相聚厦门集美,相聚集美大学,汇集集美校园生活学习考研求职聚会交友等各类生活信息!

GMT+8, 2019-8-23 20:02 , Processed in 0.055404 second(s), 17 queries , Gzip On, XCache On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